<samp id="mm0m4"><small id="mm0m4"></small></samp>
<menu id="mm0m4"></menu>
<tt id="mm0m4"><xmp id="mm0m4">
<samp id="mm0m4"><samp id="mm0m4"></samp></samp>
搜索 解放軍報

長征副刊丨在那白沙碧海邊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康璐責任編輯:孫智英
2022-08-24 23:10

和此前看發射的心情不同,這一次,我和戰友們有更切近而深遠的期待。這一次,空氣中彌散著汗水的味道,我仿佛能聽見周邊每個人的心跳。

當大火箭從文昌航天發射場升空,當中國人在太空有了自己的空間站,當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留下30年不同尋常的軌跡,我不禁想起文昌十幾年前的樣子,想起那些一同并肩戰斗的人。雖然他們中很多人早已離開文昌這片熱土,脫下這身工裝,卻把熔鑄著激情、智慧、汗水和寶貴青春的兩座鋼鐵天梯永遠留在了海南島。

第一支隊伍,第一鍬土

一鍬鍬紅土,睫毛上閃爍的汗水,泥水里泡爛的雙腳,高聳的發射塔……文昌發射場剛剛竣工時,我們的攝影展在椰林深處舉辦。展出的一幅幅圖片記錄了7年多來的鏖戰經歷。

這些照片并非由專業攝影師拍攝,大部分都來自于發射場施工的日常生活。從椰林沼澤開荒到導流槽基礎施工、穿工裝的“蜘蛛俠”高空安裝,在工地過年,舉辦集體婚禮,還有陪伴我們的黃牛、東山羊、微笑的大狗,一條路、一片云、一叢野花……

雖是不經意的一瞬,卻總能觸碰到人內心深處。站在攝影作品前,“嘿,看到自己了嗎?”我問身邊的小伙兒黃力普。“這個就是我!”他指著其中的一幅。我湊過去仔細看,畫面是導流錐巨大的圓形鋼筋綁扎現場,黃力普是蹲在圓心工作的那個背影。在圖片上,他只是一個很小的點。

他們,就是這樣許許多多的點,一個個沉默堅實的背影,曾用雙手建起我國酒泉、西昌、太原、文昌4大航天發射場。一座座鋼鐵天梯,托舉中國飛天之路。他們是“搭天梯的人”。然而,還沒來得及等到鮮花和掌聲,這群人早已踏上新的征程。

發射塔下,挖掘機、壓路機、發電機、裝載機被固定在拖板車上。我看到喬振國帶著3名同事一邊忙著裝車、捆繩索,一邊舉起相機,咔嚓咔嚓給裝備拍照。

車裝好,發動,開走的那一刻,他們目送,每個人眼圈都紅著。刁亞楠手上黑乎乎沾滿機油,他用工裝上衣袖頭擦了擦臉,眼淚和汗水流到一起。他跟我說:“這些裝備是2009年隨隊開進海南的,舍不得啊,發射場建設,它們出了大力!就像自己的兄弟。”

2009年大年初一,人們都沉浸在過年的歡樂中。爆竹聲聲,火車站站臺上寒風凜冽,隊伍集結。18節車皮載著施工裝備和物資開赴海南。

提前預訂的10頂帳篷已經率先運抵海南,大家一到就迅速支起帳篷安營扎寨。這個速度讓人驚嘆,現場領導豎起了大拇指:“你們的野戰能力真是超強!”我們成為進駐發射場的第一支隊伍,挖開文昌發射場建設的第一鍬土。

這支有著半個多世紀歷史的光榮隊伍再一次承擔起國家使命、歷史重托。公元2009年9月14日,一個注定被載入中國航天事業史冊的日子——文昌航天發射場正式破土動工。藍圖上,是中國航天的未來。

椰島情深

椰林深處是散落的民房。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地源小學成了我們的臨時落腳點,帳篷搭在了校園里。島上的孩子們用好奇的目光打量我們這群遠道而來的人。

孩子們開始悄悄趴在帳篷的窗邊看豆腐塊一樣的被子,學著我們的樣子走路。這群人總是排著整齊的隊伍,用那么大的鍋炒菜,炒勺竟然有鏟子那么大,吃飯前還要唱首歌,下雨也要在外面施工。

“戰斗在深山峽谷,奉獻在荒野戈壁……”椰林里飛出我們的歌聲。為了不影響學生上課、老師休息,我們總是把車停在很遠的地方,進入校園腳步放輕再放輕;不管多熱的天氣,走出帳篷我們著裝都是嚴整的。

一天,從工地歸來,我看到學校的黑板報上,用粉筆寫著一位語文老師作的詩——《椰樹下》:“學校里駐扎著一支隊伍,那綠色帳篷就掩映在椰樹叢中,視駐地為故鄉,把百姓當親人。我們欣賞,我們感動,愛你好比海闊天空,祝你早日完成那神圣使命!”

剛到海南就趕上超強臺風。連日暴雨狂風,椰樹被連根拔起,暴雨沖斷道路橋梁,文昌遭遇了百年一遇的強臺風和洪澇災害。當時,幾名同志被困在地源小學,學校外面已是一片汪洋。副總隊長楊曉明心急如焚,聯系了一艘沖鋒舟先沖出去探路。我們一邊排險自救,一邊配合地方政府救援當地百姓。

道路被淹,椰林深處幾個村莊的村民被困,而且居民房屋簡陋,隨著雨量增大,隨時有被大水沖毀的危險。一天半夜,我們接到當地政府的求助,投入緊急救援,出動機械車輛和人員,冒著暴雨和洪水緊急救援轉移了一千多名受災群眾。裝載機一趟趟把被困村民救了出來,直到天亮,風雨平息。那一次,當地百姓說:“多虧有你們在!”

從第一鍬土開挖,僅僅用了3個月,官兵就完成了場區通水、通電、通路、平整場地等艱巨任務,修建了完善的供水系統。不到一年,建成60多棟駐地百姓的安置房,這就是航天人的速度。三千多名百姓住進了新家園。我走進一戶村民家,他家一共有3層樓,屋里掛著妻子的十字繡“更上一層樓”“大展宏圖”。他說:“以前住的地方一來臺風就被淹,住這兒就不怕了!”

搭天梯的人

誰都清楚建發射場是一場鏖戰。沒水,沒電,沒路,場區一片荒蕪。扎在椰林荒地里面找不到路,大家就拿著砍刀,邊走邊砍,測量放線,開荒辟路,不分職務、不分年齡、不分專業,全體齊上陣。幾個老同志沖在最前頭,掄起胳膊干。看到老同志都這么干,年輕人更是不甘示弱。

天氣熱啊,地表最高溫度接近60攝氏度。一天,高工陳建民在工地兩次暈倒。第一次,他被扶起來,在一旁休息了一會兒,又接著干起來。他心里還想著建酒泉載人航天發射塔時,自己當時從不知道疲憊。可那畢竟是20多年前了。第二次暈倒時,技術負責人溫彥嶺和現場其他同志說:“這不行,陳總,必須去醫院!”陳建民當過副總隊長,大家都喊他陳總。

送到龍樓衛生院,一番檢查,大家還是不放心,又送他去海口市人民醫院做了檢查。醫生在診斷結果上寫著“心血管近段狹窄”,有一支血管近段狹窄將近百分之三十。陳總還開玩笑:“不是還有百分之七十嘛!”他擺擺手,沒停下工作。我們都知道,能為海南發射場建設再出一把力,是陳總退休前最大的心愿。“身服干戈事,豈得念所私。即戎有授命,茲理不可違。”他告訴我,自己喜歡這詩句。

這一天,一位工程師和幾個同事勘察地形。到處是荒地,雜草叢生,古橛纏繞。走在最前面的人揮著砍刀,披荊斬棘。突然第一個人踩在沙地上,一腳陷落,越陷越深。在很多電影里才能看到這樣驚險恐怖的一幕,沒想到,他們遇上了。

這位工程師第一反應就是去救前面的人,沒想到,伸手一拉他,自己也隨著一起陷落。瞬間,他鎮定下來,慢慢掙脫。這份冷靜救了他和同事。后來才知道,他們遇到的是可以瞬間吞噬生命的流沙。

想想都后怕。可是對于最初的種種艱險,我不問,他們不說;聊起來,他們也只是淺淺地帶過。好像過去了,就不算什么困難,也無所謂戰勝。也許,只有經歷過,你才知道,那里曾經驚濤駭浪,云淡風輕。

一切付出,都是為了在大海邊建成兩座把火箭送入太空的“天梯”。為打造堅實的基礎,一個導流槽就需要鋪設數千噸鋼筋。在特殊的施工作業面,機械設備已經無能為力。數千噸鋼筋需要人工綁扎到位。

粗重的鋼筋,一根就需要五六個小伙子才能抬動,鋼筋撞擊摩擦的聲音一下下震顫著大地。太陽的熱力似乎全部聚集在導流槽坑底。

2012年,海南的盛夏,我下到坑底,導流槽施工現場如同大火爐,被曬透的鋼筋,隔著膠鞋都燙腳。酷熱的陽光,帶著不可思議的熱量,迅速奪走人的體力。身體就像開了一道閥門,汗水奔騰而出,啪啪滴落。

這兩座近百米的“鋼鐵巨人”由兩千多個鋼構件、十七萬多顆螺栓構成。展才興和李建平兩位年過半百的老高工白天在塔架上和年輕人一起干,晚上回來繼續研究圖紙。很晚了,我看到他們房間的燈還亮著,屋里的圖紙用麻袋裝。他們要把成麻袋的圖紙變成兩座鋼鐵天梯。

在建設者眼中,建設過程有多難就有多少滲透力量的美。還記得竣工撤場前一天,我們來到發射塔架下,久久注視著。李高工像是自言自語:“看一眼吧,再看一眼吧……”

光影里,塔架如同一件藝術品,只等發射那一天,張開雙臂,敞開懷抱,把火箭送入太空。烈焰驚雷深處,少有人能看到熔鑄在鋼筋混凝土里的青春,但它注定以某種形式變成了永恒。

如今,文昌龍樓已經成了世界知名的航天小鎮,它曾經的樣子永遠留在發射場建設者的記憶中。從地球出發,大火箭從白沙碧海邊升空。星辰大海,那是中國航天更壯美的未來。

(本文刊于《解放軍報》2022年8月24日第12版)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免费的色色视频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