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mm0m4"><small id="mm0m4"></small></samp>
<menu id="mm0m4"></menu>
<tt id="mm0m4"><xmp id="mm0m4">
<samp id="mm0m4"><samp id="mm0m4"></samp></samp>
搜索 解放軍報

長征副刊丨初上井岡山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進存責任編輯:孫智英
2022-08-18 16:56

井岡山,初次踏入這片紅色的土地,一個最直接的感覺——似曾相見。

早在學生時期,我就非常神往這個名字——井岡山。那是朱毛會師的地方,是工農紅軍興起的地方,是燃起革命燎原之火的地方。工作后,作為政治理論課教員,站在三尺講臺,我曾無數次講到這個名字,談到那段歷史。中國革命從那里興起,人民軍隊從那里走出,農村包圍城市的革命道路從那里探索……它這么熟悉親切,又這么有溫度、有力量,以致我那時雖然未去過,卻總覺得那個地方好像就是自己工作過、戰斗過的地方,就是自己的故鄉。

今天,井岡山,我來啦!

初見如重逢,是井岡山的山。

終于來到這片紅色的土地,遠眺蒼山連連,近觀翠竹叢叢,敬立楓樹坪,凝望八角樓,聆聽革命事跡,遙想偉人風采,心潮澎湃。回首那段紅旗漫卷的歲月,這是戰斗的山,激戰龍源口,堅守黃洋界,激烈的槍炮聲仿佛就在耳畔,浴血奮戰的身影似乎就在眼前;這是革命的山,縱橫湘贛邊,運籌八角樓,打土豪、分田地,繪就工農蘇維埃新天地,先農村、后城市,開拓中國革命新道路。90多年過去,戰地黃花已成盛世之炬,映照出街上熙攘的人流、閃爍的燈火與幸福的笑臉。這盛世,先輩們為之奮斗,為之獻身。這盛世,是對他們最大的告慰。

初見如重逢,是井岡山的人。

在井岡山學習期間,我走過一處處革命舊址,追尋著歷史的足跡,憑吊為革命獻出生命的井岡英烈,也接觸一位位繼承革命先烈遺志的井岡山人。他們中,有年近80卻退而不休、依然堅守在三灣大講堂的何繼明將軍。他對軍隊永遠跟黨走的堅定信念、對井岡山革命歷史傳統的熱愛和激情、對傳承弘揚井岡山精神的使命感,發自內心,感人至深。他們中,有在井岡山龍潭景區傳唱紅歌的保潔員江滿鳳。她的爺爺江治華是一位紅軍烈士。從懂事起,江滿鳳就對爺爺留下的那本謄抄著30首井岡紅色歌曲的手稿愛不釋手。擔任景區保潔員后,她每天清晨掃完地,便留在山上傳唱爺爺留下的《紅軍鞋》等井岡紅歌,一唱就是20多年。他們中,有在井岡山戰斗過并將兒子遺留在井岡山的革命前輩曾志的孫輩——石金龍。他聲情并茂地講述了奶奶——一位紅軍老戰士革命的一生、奉獻的一生,講述了她在親情與黨性原則面前的自覺選擇。曾志把對兒子的虧欠留給自己,把對黨的忠誠鐫刻在心里,去世后把骨灰埋在井岡山的一棵樹下,井岡山寄托了她的青春、理想與一生的追求。

初見如重逢,是井岡山的旗。

如今的井岡山,柏油路環山而行,鄉居樓房錯落林立,可謂舊貌換新顏,但不變的是那一面面紅色的旗。紅旗凝結著跨越時空的井岡山精神,代表著我們永不變色的基因。井岡山精神,是中國共產黨人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而培育出的一種偉大革命精神。這種精神透過烽火歲月更顯光華,歷經時代變遷更加珍貴。當下,井岡山的山越變越美,井岡山人的生活越來越好,井岡山的精神與實踐相結合,正不斷綻放出新的時代光芒。

(本文刊于《解放軍報》2022年8月18日第12版)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免费的色色视频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