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mm0m4"><small id="mm0m4"></small></samp>
<menu id="mm0m4"></menu>
<tt id="mm0m4"><xmp id="mm0m4">
<samp id="mm0m4"><samp id="mm0m4"></samp></samp>
搜索 解放軍報

牢記囑托建新功丨“做好一團火,溫暖大家伙的心”

來源:新華社 作者:趙丹丹、孟含琪 發布:2022-08-26 08:10:51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2020年7月23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吉林省長春市寬城區團山街道長山花園社區,了解社區黨建、基層治理、為民服務的情況。時任社區黨委書記吳亞琴告訴總書記,近年來他們構建起社區黨委-網格黨支部-庭院黨小組-樓棟黨員家庭戶“四級”黨建網絡工作體系,以及網格長、樓棟長、單元長“三長”管理體系,把社區治理和服務延伸到了最基層。總書記勉勵社區工作者,再接再厲,寓管理于服務之中,進一步搞好為民服務各項工作,把家園建設得更加幸福美好。

長山花園社區辦事大廳里人流不斷,吳亞琴迎來送往,走路帶風。個不高,腰桿兒站得溜直,盤在腦后的頭發一絲不茍,白襯衫外的紅馬甲,襯得她面頰紅潤。

咨詢的、辦事的、取東西的,居民來到這里,就像到了自己家。無論誰進來,第一個都是奔向吳亞琴,沒事的也要打個招呼、聊上幾句。大爺大媽管她叫干閨女,同齡人稱她為大姐。

8月24日,吳亞琴(左)在吉林省長春市寬城區團山街道長山花園社區辦事大廳為居民解答問題。新華社記者 張楠 攝

“按年輕人的話說,這老太太真燃!有一股子精氣神,剛一接觸就能點燃你,讓你也跟著燃。”吳亞琴傳幫帶的“徒弟”曲春雨說。

兩年前火熱的7月,吳亞琴的“燃”,得到了一份特別的認可。

總書記到長山花園社區考察時,吳亞琴向總書記匯報:“社區工作者們懷揣著一團火,著力解決群眾的鬧心事、煩心事、揪心事。”

“總書記在我們社區結束考察上車時,說我像一團火,鼓勵我好好干。”吳亞琴回憶著,眼淚止不住往上冒:“就是這個理兒!社區干部就是做好一團火,溫暖大家伙的心!”

一晃快30年了。1995年,也是7月,35歲的吳亞琴從一家企業轉崗居委會后,再沒有拔腳離開。如今62歲的她,心中那團火燃得更旺了。

社區的樓棟黨支部書記李杰,兩年前被確診罹患早期肺癌。

吳亞琴得知后,一邊安撫她的情緒,一邊為她聯系醫院。每天不論多忙,都要關心她的病情。李杰出院后,吳亞琴一有空就找她聊天。“咋樣啊最近,哪不得勁告訴我。”“明天上午有專家來義診,別忘了來!”一看到治肺病的方子,馬上轉發給李杰。

8月24日,吳亞琴(右)與團山街道長山花園社區的樓棟黨支部書記李杰聊天。新華社記者 張楠 攝

吳亞琴又叮囑大家多跟李杰嘮嗑,有合適的工作交給她干。組織癌癥患者建立互助小組,定期開展詩朗誦、歌唱比賽……李杰忙起來了,那個樂呵著穿行樓宇、走訪入戶的胖大嬸兒,終于回來了。

“這老家伙心大著呢,沒事兒!”吳亞琴這樣夸李杰。

“不是我沒事,是我有個好大姐。從下崗再就業,到生病又站起,每一個坎兒,都是她領著我走過來的。”李杰說。

用熾熱的愛,給生命注入光明和希望。這不正是社區工作者的價值所在嗎?

“蔡阿姨,開飯啦!”午餐時分,長山花園社區志愿者開始為訂餐的老人送飯。68歲的蔡桂榮接過飯菜,笑容滿面。

蔡桂榮一人獨居,并患有腦血栓后遺癥,兒女工作忙,有時抽空給做做飯,大多時候照顧不過來,老人吃飯成了全家的大難題。

在長山花園社區,這樣的空巢老人還有不少。“居民就是我親人,必須想辦法解決。”吳亞琴說。

從2021年起,長山花園社區打造“樂齡食堂”,每日提供三餐,每頓7元錢,對行動不便的老人還能送餐上門。

“最愿意吃排骨燉豆角!”蔡桂榮說,食堂飯菜一周七天不重樣,還配有小咸菜和水果。

8月24日,在團山街道長山花園社區食堂,吳亞琴(左)與志愿者房桂香一同剝玉米。新華社記者 張楠 攝

這兩年,吳亞琴和大家一起想辦法,還把銀行網點建在了社區辦事大廳,居民取工資、交水電暖費更方便了;給每家每戶安裝智慧燃氣報警器,誰家忘關煤氣,社區第一時間就能發現……

社區雖小,卻連著千家萬戶。溫暖的事情,每天都發生。

這幾天,社區與地方銀行組織了一場公益活動,為19名低保家庭升學學子每人資助1000元助學金。

“吳姨,這些年讓您受累了……”

明明有座位,一米八的東北大漢幫女兒領了助學金后,卻半蹲在吳亞琴身旁,說話間,紅了眼眶。

“看你這大肚子!少喝點酒,我就少操心了。把閨女帶好,日子還長著呢 。”

這是一名刑滿釋放人員,出獄后獨自撫養女兒。五六年來,孩子放學后就安頓在社區的“三點半”照料間。大人來不及接,吳亞琴就加班陪著,輔導她做作業,一起玩游戲、吃晚飯。一陪,就是孩子的整個童年。

2021年,吳亞琴不再擔任社區黨委書記,成為社區黨委第一書記。本可輕松些了,她還是“放心不下”,每天堅持早到晚走,“居民找不到我不安心,我看不見居民也不放心。”

今年三月初,吉林省暴發疫情。聽說長山花園社區要封閉,本不用上一線指揮的吳亞琴,往包里塞了點生活用品和兩件棉衣,就沖了進去。

社區封閉78天,她吃住在里頭,一次沒回家。社區工作者和志愿者要24小時值守大門,吳亞琴選了“最難的一班”,在大家睡得最沉的凌晨4點上崗。

這個作息,她太習慣了。許多年來的每一個凌晨五點,她準時睜眼、洗漱,五點半踏上公交車,輾轉四趟車,在七點前敞開辦事大廳的兩扇大門。

吳亞琴也委屈過、偷偷哭過,甚至打過退堂鼓。但她記著父親的話:“給黨干工作就得拼命干,沒共產黨哪有我們的今天。”

責任編輯:張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lifelavo.com域名使用側邊欄!
免费的色色视频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