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mm0m4"><small id="mm0m4"></small></samp>
<menu id="mm0m4"></menu>
<tt id="mm0m4"><xmp id="mm0m4">
<samp id="mm0m4"><samp id="mm0m4"></samp></samp>
搜索 解放軍報

2022最“燃”暑假來襲,他們在祖國山河唱響“青春戰歌”

來源:解放軍報責任編輯:王鳳
2022-08-23 08:32

奮斗的青春最美麗 路上的風景最動人

2022:最“燃”暑假來襲

今年暑假,一條“新疆被全國游客擠爆了”的詞條沖上熱搜。話題里,一張張美到令人驚嘆的照片和視頻分外養眼。

遠方的風景總令人心馳神往,但對于許多軍校學員來說,假期中的他們并不能隨意而行。

在短暫而寶貴的一個多月時間里,他們的身影遍布一座座軍營,展開一場場難忘的暑期實習。

在路上,學員們跟隨汽車兵穿行大漠,來一場特別的公路之旅;在云端,壯美山河盡收眼底,飛行學員用優異的考核成績寫成藍天答卷;在邊防,迎著狂風走過一座座界碑,年輕軍人將內心熾熱情感化作一首首動人的戰歌……

“左腳是課堂,右腳是戰位;身前是美景,身后是使命。這個炎夏,我們度過了一個最‘燃’的暑假!”

下面,讓我們跟隨軍校學員的腳步,看一看他們眼中的“大美新疆”,聽一聽他們心中的“青春戰歌”。

沿著沙漠公路追尋

■白劍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于正興

茫茫大漠,一條筆直的公路橫貫而過,遠處雪山巍然屹立。行駛在有著諸多“網紅”景點的315國道上,眼前的每一幀畫面都是高清大片。

今年暑假期間,陸軍軍事交通學院的學員們直面高溫,開啟了一場千里“跨疆”之行——從青海格爾木到新疆若羌,沿著315國道,45名汽車分隊指揮專業的學員走上高原,用車輪丈量這條孤獨的公路。

千里投送,陸軍軍事交通學院學員融入運輸部隊淬火歷練。蔣德將 攝

對于這些“準軍官”而言,這不僅僅是地圖上的一次“打卡”,更是他們成長的一次跨越。

“世界這么大,我想去看看。”初上高原的學員孫浩心潮澎湃。出發前,他在心里將這次實習路線不知揣度了多少遍。身臨其境時,天空湛藍高遠,黃沙一望無際,聽著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他感到心胸無比舒暢,立刻陶醉其中。

然而,孫浩的“小算盤”很快落了空。第一次上高原,毒辣的陽光曬得皮膚發紅發痛,缺氧情況下,原本生龍活虎的他一下子變“蔫”了。隨著海拔漸漸升高,身體愈發困頓無力,拿在手上的東西像灌了鉛一樣沉重。

“沒想到落差會這么大!”學員趙晨陽驚訝道。因為擅長跑步,他在學校被同學們稱為“跑男”。但在高原上,他跑起步來“感覺自己像一臺快要報廢的汽車,發動機全速運轉,油門也一腳到底,但速度就是上不去”。

特殊的地理環境,讓學員們對這里的每一種生命都充滿了尊重。透過車窗,看到在沙漠中零星分布的紅柳、駱駝刺,以及不時出現的幾株胡楊,他們更加欽佩那些長年堅守在這里的戰友。

車輪滾滾,學員們全程“零距離”融入運輸部隊。一路摸爬滾打,學員周齊治和汽車兵祁昌朋成了一對特別的“驢友”。近千公里路途,他們穿過極致荒涼的沙漠,看過行進一路的蒼涼風景,更重要的是,他們共同經歷高原生活的不易,感受著一名軍人的自豪。

從老兵祁昌朋的臉上,周齊治看到了高原鐫刻的印記。長年奔馳在這條運輸線上,祁昌朋臉頰帶著明顯的紫紅色,風沙打磨他的每一寸肌膚,從額頭和眼角的皺紋里劃過。

盛夏,戈壁灘極度干燥炎熱。迎面吹來的滾燙熱浪,令整個世界仿佛變成了一個大烤爐,像極了西游記中描繪的火焰山。中午最熱的時候,車廂內更是一個活脫脫的蒸籠,汗水濕透了迷彩服。盡管從未經歷過這樣的酷暑,看著身旁的祁昌朋“不動如山”,周齊治也一點點摒棄煩躁的情緒,逐漸靜下心來。

除去“長河落日圓”的靜謐,這趟沙漠公路之旅,還有“渺渺黃沙天萬里”的艱苦。吃飯的時候,沙子吹進碗里,差點把周齊治的牙硌壞。祁昌朋笑著說:“吃過‘沙拌飯’,吃什么苦都不怕!”

在路上,人們總會感到時刻被一種無形的東西牽動著、感染著,自己也隨之慢慢變化。一路行進,一路走近,學員們讀懂了那種專屬于高原軍人的榮耀——臉上的“高原紅”,以及身體里悄悄增大的心肺,都是他們無言的“勛章”。

“堅持下來就習慣了,總不能剛來就認輸。”學員王楷瑞每天第一個起床,早早進行車輛檢查。凌晨站崗執勤時,為了讓戰友們多睡一會兒,他堅持早起一刻鐘。摩托化行軍、戰場救護、高原體能訓練……面對“火焰山”,他們迎“暑”而上,不斷向著新的海拔高度沖鋒。

當學員們穿過柴達木盆地,翻越阿爾金山無人區,從氣勢磅礴的315國道望去,左手是高聳的昆侖山脈,右手是遼闊的塔克拉瑪干沙漠。

這一刻,共同的情感頃刻間充盈在大家心中——“能夠守護這份美麗,是多么巨大的一種幸福啊!”

青春在云端綻放

■秦建偉 翟天毅

霞光照在終年不化的白雪上,整個天山被分割成兩片。山的這邊,是望不到盡頭的荒涼戈壁,而那邊,廣袤草原和悠悠云朵溫柔地交映在一起。

以絕佳的云端視角,空軍西安飛行學院的學員秦林峰駕駛戰機迎風而起,飛越天山。然而,眼底下的美景他無暇多顧——與以往不同,此次暑假實習,年輕的“鷹”迎來自己學員階段的最后考核,即將展開一場緊張的近距空戰格斗。

從想要成為一名飛行員,到真正翱翔在這片天空,剛剛過完25歲生日的秦林峰走了近10年。

小時候,每次有飛機從天上掠過,年幼的秦林峰都會感到好奇。因為家鄉在重慶,經歷過抗戰時期大轟炸的爺爺經常給他講抗戰的故事,他對頭頂這片天空多了一份關于責任的理解。18歲那年,他選擇參軍,成為一名空軍與北京大學聯合培養的戰斗機飛行員。

空軍西安飛行學院學員在飛行訓練返航途中飛越天山山脈。圖片由作者提供

經過不斷努力,今天,秦林峰終于來到了夢想起飛的關鍵時刻。

空戰考核開始,無垠的天空中殺機暗藏。秦林峰緊握操縱桿,駕駛戰機和對手不停在荒漠與藍天之間旋轉纏斗。關鍵時刻,他抓住機會,控制飛機保持最佳旋速,迅速占據有利陣位終結戰斗。

擊敗對手的一瞬間,地面考核組的教員們直呼精彩。“空戰結束,返航……”耳機中傳來指揮員的聲音,秦林峰終于松了一口氣。

返航途中,層巒疊嶂的沙丘不斷掠過舷窗,朝陽已變幻為烈日出現在戰機上方。山脈頂端的皚皚積雪閃著光輝,山麓下零散分布的片片綠洲分外動人。

飛越天山大峽谷時,秦林峰想起了曾經體驗的驚心動魄。

那是一次高風險的超低空山谷飛行訓練。谷底平坦處,一座座沙丘參差不齊,兩側峰巒似刀劈斧砍般陡峭。山谷寬度有限,限制了飛機展翅的活動空間;多個轉彎點距離較近,駕機連續拐彎必須高度集中精力。

秦林峰全神貫注,始終保持戰機高度低于機翼兩側山頭,飛行軌跡隨峰巒變化左繞右轉、上下飄移。突然,前方地勢開闊,他輕動操縱桿,機頭一沉,俯沖下去,轉而昂首躍起,向著遠方疾飛……

“低空駕機在山谷中穿梭,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觸摸到沙丘,兩側的山巒起伏不定,猶如懸崖邊上走鋼絲,這種感覺在地面可體會不到!”秦林峰還記得完成低空突防課目時,自己內心的興奮和激動。

走下“戰鷹”,秦林峰和對手一起快步走向講評室,對空中對抗進行復盤。“飛行的道路還很長,每個階段都有它的困難和挑戰,但更重要的是能夠有所成長和收獲。”看到他們的精彩表現,秦林峰的后艙考核教官李北春這樣說道。

講評結束后,秦林峰終于有時間慢慢回味方才看到的一切。獨特的雅丹地貌、壯闊雄奇的天山山脈、奇異斑駁的幻彩湖,這些戰場背景,是與家鄉截然不同的祖國山河。

“我喜歡自由空戰時的斗智斗勇,也喜歡俯瞰祖國大好河山的心曠神怡。這一職業帶給我巨大的崇高感和價值感,讓我愿意選擇駕駛‘戰鷹’去飛行、去戰斗!”秦林峰滿臉自豪地說。

阿拉山口唱大風

■宋鵬 楊泱

停云靄靄,如夢似幻,美麗的夏爾西里在光影交錯中,帶給人們仙境般的視覺盛宴。

然而,這隔世之美的不遠處,有一荒蕪之地。在那里,一隊軍校學員正全副武裝地奔跑著。在他們看來,前方的夏爾西里,并非想象中的那般“風平浪靜”。

時間回到這天早上。眼前的150余名學員,來自陸軍邊海防學院烏魯木齊校區。今年暑假,他們輾轉千里奔赴阿拉山口,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實習。

阿拉山口被稱為“風都”,8級以上大風年均超過160天,最大風力可達12級,足以將一輛巡邏車掀翻。

遼闊的戈壁灘上,狂風卷動著碎石,幾棵鋒利的駱駝刺朝著太陽瘋狂生長。時間在風中呼嘯而過,望著遠方的群山,學員王少璞嘆了一口氣,溢出一絲留戀與不舍。今天,是他們邊防實習的最后一天。

“嗶——緊急集合!”一陣急促的哨聲響起。

帶隊實習的大隊長一聲令下:“從連隊出發,目標夏爾西里,前進!”

“風吹日曬了幾十天,沒想到連最后一天都不放過……”王少璞默默在心里“吐槽”,但仍邁開大步向前跑去。

阿拉山口哨所,陸軍邊海防學院學員踏上巡邏路。圖片由作者提供

山,一座座迎面而來;風,一陣陣過耳呼嘯。頂著狂風和沙塵,學員們沿著邊防線艱難前行。3公里,5公里,10公里……腳步越來越沉,風越來越大,老天好像故意為難他們似的,整個隊伍都以一種奇怪的45度角行進。

“大風吹不動、誘惑打不動、強敵撼不動”,過去的一個月里,學員們親身體會著邊防軍人口中的“三不動”精神。

每一天,他們走在這片近乎原始的土地上,烈日的曝曬和大風的侵襲不僅使皮膚皸裂變色,也在不斷考驗著每個人的內心。忍著寂寞和酸痛,學員們堅持著一遍遍走過那條熟悉的巡邏路。

磨礪讓人成長,今天最后一次訓練,學員們展現出了驚人的意志力。為了防止被風吹倒,所有人手挽著手,大個兒站風頭,小個兒站風尾,前面頂著風,后面推著走。

“大家加把勁兒,目的地馬上就到了!”大隊長在隊伍中努力呼喊著,但風聲呼嘯,話一出口便隨風飄散。

時間一分一秒流淌,汗水一點一滴揮灑。飛沙走石間下起了雨,刮到臉上的土下一秒就變成了泥。然而,這樣惡劣的自然條件下,再大的困難也沒有讓一個人掉隊。

“到了!”突然,奔跑在最前面的學員停下腳步,像被施了魔法一樣呆呆地看著前方。

王少璞擠過人群,看到原本荒涼的山谷中突然出現一池碧藍的泉水,在狂風攪動下泛起層層如白玉般的浪花。遼遠的湖面之上,空靈的鳥鳴聲和浪花聲,演奏著歌劇般雄渾的交響樂章。

這一刻,先前的疲憊煙消云散。身處大風口,心卻無風無浪。佇立湖畔,學員們全身心地享受著當下的寧靜與感動。

此情此景,讓王少璞想起了一首歌。“鐵馬秋風,激蕩豪邁心胸;戰地黃花,抒發壯麗深情;樓船夜雪,磨礪英雄肝膽;邊關冷月,照我盤馬彎弓。”他不禁在風中高唱了出來。漸漸地,更多戰友的情緒也被激發了,跟著唱了起來。此時,王少璞才真正體會到,所謂戰地浪漫,只有經過艱苦的跋涉才能感受。

對于邊防軍人來說,他們默默付出、甘受苦累,為的不是眼前風景,而是心中日月。沒有過多留戀,學員們又踏上了返回的路程。沿著依舊崎嶇漫長的巡邏路,迎著大風,他們一邊歌唱,一邊行進。

落日余暉中,從這些年輕學員的臉上,大隊長看到了一代代戍邊軍人堅毅的模樣。越了解越熱愛,越深入越感動。夜晚,王少璞在日記中寫道:“用腳步丈量萬里山河,邊防,我準備好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免费的色色视频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