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mm0m4"><small id="mm0m4"></small></samp>
<menu id="mm0m4"></menu>
<tt id="mm0m4"><xmp id="mm0m4">
<samp id="mm0m4"><samp id="mm0m4"></samp></samp>
搜索 解放軍報

永遠的軍嫂

來源:人民海軍微信公眾號 作者:朱金平 發布:2022-08-24 18:58:51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你倒下的那一瞬間,仿佛跌入我的夢境,至今我好像還沒有從這個噩夢中醒來。在那個午夜的至暗時刻,你把一個軍嫂的生命永遠定格在58歲的年輪上。星光閃爍的夜晚,我獨坐窗前,思念的潮水在胸中奔涌。

認識你,也許是我人生偶然中的必然。從長江北岸的蘇中水鄉入伍時,我已是大齡青年了。在軍營這所大學校里,因為有了成長的沃土,我在新聞報道方面的特長得以發揮,被破格提干,并很快被人民海軍報社看上了。社領導在電話中得知我還是單身時,很溫暖地對我說:“你來報社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給你找對象。”于是,26歲那年的秋天我一到報社,采通處的領導就帶我在北京相親,一下子給我介紹了好幾個。不知為什么,雖然那些女孩都不錯,可我總覺得不合適。原來,我心中有個結打不開。我是母親48歲生下的,父親積勞成疾去世早,是母親用全部的愛拉扯我長大。我參軍遠離家鄉時,她已經69歲。不久,她身邊唯一的孩子、我的小姐姐也出嫁了。每當想起母親在風中飄動的白發和孤獨的身影,我潛意識里就希望能在老家找個對象好陪伴她老人家。于是,最終在家鄉親朋好友的張羅下,我與你相識。你悄悄地告訴閨蜜說,打你第一眼看到穿海軍制服的我就喜歡上了。但單位有同事不解地問我:“調到北京部隊大機關工作多不容易,怎么還回老家去找對象?”我說這樣心里踏實。

那時,你的家在鎮上,我的家在鄉下,家庭條件懸殊,但你愣是不嫌我窮。你是家里的獨生女,并不會干家務,可來到我家里什么活都干,連吃飯都比在自己家里多,把我老母親高興得滿臉綻花。

那年春節期間,當一輛自行車把你馱到我鄉下的草屋,你便成了我的新娘。沒有別的姑娘嫁娶時的風光,你卻毫不介意。很快,我回到北京,你仍在鎮上的單位上班。那時,一周只有一個星期天可以休息。可每到周日放假時,你必定會帶著一堆好吃的,騎著自行車,在鄉間泥濘的小道上奔波10多里,去看望年邁的婆婆。每個星期日,我的老母親總會站在橋頭和路邊,翹首等待小兒媳帶來的快樂。即使刮風下雨,你也風雨無阻,因為你明白你是代表我去看望老人的。即使你懷孕期間出現強烈的妊娠反應,仍然按時去看望母親。有人看你在路邊嘔吐,才知道“那是朱金平的媳婦兒”。冬天來了,你又給母親做了羽絨服,老母親心里感到特別溫暖。結婚6年,我們在一起的時間滿打滿算還不到半年。只有來來往往的書信,成了彼此情感的寄托。我探家時,孩子不認識我,卻悄悄告訴幼兒園老師:“我們家還來了個爸爸呢!”雖然我對家里照顧極少,你卻無怨無悔。

1992年的春天,在組織的安排下你隨軍來到北京。一旦工作穩定了,你就讓我把老母親接到北京來住。老人家生過10個孩子,嘗遍了人間的所有苦難。來到北京,三頓飯你給老人做,早上燒好洗臉水端到老母親跟前,晚上又把洗腳水端來,還幫母親洗澡、洗衣服,并帶著母親逛公園,到天安門廣場參觀,老母親說她一輩子沒有享過這樣的福。老人離開北京時,你傾家里所有,給老人買了回家的飛機票。回到家鄉,老母親逢人就夸小兒媳好。

后來我調到解放軍報社,住房條件進一步改善。搬新家之后,你第一個想到的仍是把老母親接過來住。于是,母親92歲那年再一次來北京,你像保姆一樣伺候著老人家。可她只住了幾個月,就鬧著要回家,說是自己不能這樣享福,家里老房子需要她照看。

母親回去后,心卻留在了北京,時時記掛著我們,念叨著小兒媳的好。她在過了100周歲離開這個世界的那天,恰恰是你的生日。噩耗傳來,你淚如雨下。我說老母親選擇這一天離世,也許就是為了紀念你的好。對于獨生子女的你來說,早把照顧好老人當作自己的本分,對待自己的父母更是如此。兩年后,當你在家鄉安葬好因患癌癥去世的父親,就把自己年過八旬的母親帶到我們身邊照顧。一次,當你帶母親去醫院看病時,才從她嘴里得知一個驚天的秘密:你原來不是她親生的,你是從育嬰堂抱養的。但你一如既往地善待養母,下班后常常挽著老人的胳膊散步。院子里許多老同志見此羨慕極了,說現在還能夠挽著父母親胳膊散步的孩子不多了。你的孝心無形中感動了大院里的許多人。于是,經過各部門層層推薦,你被評為北京市西城區的“孝星”。

對孩子,你也是傾注了滿腔的母愛,使其健康成長。孩子年年被我所在單位評為“優秀子女”、被學校評為“三好學生”,最終考上大學并讀了研究生,走上了理想的工作崗位。你多次被我所在單位評為“好家屬”,我們的家庭也多次被評為“五好家庭”。對于我的工作,你更是無條件地全力支持。無論我在辦公室加班多晚回家,無論我在書房里深夜寫作多久,你都從未有過一句怨言。只要你在家,菜不要我買、飯不要我做、地不要我掃、車不要我擦,你把一切家務承包下來,讓我全身心地投入部隊工作中。每次我出差回來,你總會做上我最喜歡吃的飯菜等著,因為你老擔心我在外吃不飽、吃不好。我寫出的稿件或拍出的圖片,你總是第一讀者,常能提出一些令我感到驚喜的意見和建議。

人們常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后,總是有一個成功的女人。我肯定算不上是一個成功的男人,卻自以為是一個合格的軍人,而你同樣是一個合格的軍嫂。這些年來,我先后榮獲了中國新聞工作者的最高榮譽獎——長江韜奮獎,中國攝影界的最高個人成就獎——中國攝影金像獎,被原總部表彰為“貢獻突出的專業英才”,新聞、文學和攝影作品在全國全軍獲得許許多多的大獎,出版過40多本書籍,多次立功。這里面都有你的功勞,雖然我從來不在你面前唱“軍功章里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日子總是在“平平淡淡才是真”的時光里度過,我們也許少了許多花前月下的浪漫,但收獲了許多寶貴的精神果實。有一天,我開玩笑地問你:“怎么那么死心塌地地跟著我?”你脫口而出:“我就是喜歡解放軍!”我又問:“解放軍有那么多,為什么你就看上了我?”你眨巴眨巴眼睛,狡黠地一笑:“誰叫我遇到了你呢!”你還告訴我,自己從小就想穿軍裝,但沒有機會,當個軍嫂也算滿足了參軍的心愿。

也許是從小學到大學受到的崇軍教育,你一直對解放軍有著特殊的親近感,特別喜歡穿軍裝。我每次發新軍服,你總會偷偷地在臥室里試穿個遍,還照著鏡子齜著牙欣賞自己穿軍裝的模樣。一天,我當面揭你的老底:“哎,我發的那些新軍裝,你是不是都穿過?老實交代!”你臉一紅:“瞎說!”然后,我們哈哈笑作一團。

我知道你對軍隊的一切都有著深厚的感情。自從隨軍之后,你一直在軍隊機關工作,一直干到副處級職員。當那天你突然興奮地告訴我,你已搬到我曾經工作過10多年的那棟非常雄偉漂亮的海軍機關辦公樓工作時,我不得不感嘆“天遂人愿”。作為一名軍嫂,你為此感到非常自豪,從而更加努力地工作,贏得了從領導到同事的高度贊賞。

時光飛逝,本來再過兩年你也要退休了。我們曾暢想過,等你退休后,你就可以和我這個穿了一輩子軍裝的人去云游四方了。但是,天有不測風云,人生的明天和不幸不知道哪個先到。就在那天夜里下班回來不久,你的生命因突發的腦梗戛然而止。多少深沉的情愫還沒來得及傾訴,多少美好的愿望還沒來得及實現,一切發生得那么突然!我用撕心裂肺的呼喚再也叫不醒你,孩子悲痛欲絕的哭聲再也不能讓你睜開眼睛。你就這樣轟然倒下,離我們遠去了。

永遠忘不了你倒下的那一天:2021年8月11日,一個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八一”的日子。而今年的8月1日,恰恰是你陰歷的周年。從此,你把溫馨的笑容留在了黑色的墓碑上。上面鐫刻著一個平凡軍嫂的名字——龔亞梅。

作者:朱金平

圖片提供:朱龔星

?

?

責任編輯:孫智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lifelavo.com域名使用側邊欄!
免费的色色视频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