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mm0m4"><small id="mm0m4"></small></samp>
<menu id="mm0m4"></menu>
<tt id="mm0m4"><xmp id="mm0m4">
<samp id="mm0m4"><samp id="mm0m4"></samp></samp>
搜索 解放軍報

魏德友的女兒魏萍接過巡邊“接力棒”扎根邊防接續堅守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梅志峰 熊振翔責任編輯:于海洋
2022-08-26 10:39

魏德友的女兒魏萍接過巡邊“接力棒”扎根邊防接續堅守——

“守邊人”有了新傳人

■梅志峰 中國國防報特約通訊員 熊振翔

魏萍(左)與額敏河邊防連官兵一起巡邊。劉漢志攝

秋風陣陣、細雨綿綿,薩爾布拉克草原的清晨涼意十足。

筆者見到魏萍時,她如往常一樣,沿著邊境線,一邊趕著羊群,一邊觀察四周。雨停后,她爬上一處高坡,舉起一部老式望遠鏡向遠處瞭望……直至夕陽拱出烏云,草原披上一層金色,魏萍才揮著羊鞭,趕著羊群向家的方向走去。

魏萍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九師161團護邊員魏德友的女兒。2021年6月29日,習主席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為魏德友頒授“七一勛章”。

牧道盡頭,一面鮮艷的五星紅旗在晚霞中隨風飄揚。“看到國旗就是到家了!”筆者順著魏萍手指的方向望去,一座深褐色的土坯房映入眼簾。一陣犬吠由遠及近,一只牧犬歡天喜地地奔向羊群。

看著又早早守候在家門口的父親,魏萍說:“爸,跟您說了,不用每天等我,現在天涼了,感冒了怎么辦?”聽著女兒的“嗔怪”,魏德友笑了笑。自從將巡邊護邊的“接力棒”交給女兒,站在家門口等待女兒回家,成了他每天雷打不動的事。

卸下掛在脖子上的老式望遠鏡,魏萍對筆者說:“過去,我們兄妹幾個誰都不敢碰父親的望遠鏡,這是父親的寶貝疙瘩。”而今,陪伴魏德友多年的“寶貝疙瘩”,成為魏萍最親密的“戰友”。

“小時候,別的孩子上下學都有父母接送,我們都是自己照顧自己。”回想起兒時的生活,魏萍說,“我們兄妹幾個在團部上學,父母遠在40多公里外的邊境線守防,我還曾被寄養在父親的戰友家,那時心里挺埋怨父親的……”

長大后,魏萍參了軍,離開了薩爾布拉克草原。經過軍營大熔爐的淬煉,魏萍對父親的堅守有了更深的理解。“父親雖然只是一位平凡的護邊員,但他堅信,有國才有家,這也是他57年護邊的初心。”

脫下軍裝后,魏萍回到老家山東省臨沂市,過著溫馨的小日子,直到2017年她做出回到草原的決定。“父親的歲數越來越大,身體也大不如從前,總是擔心自己的工作后繼無人。”魏萍告訴筆者。

“他不愿意走,那我就回來。”魏萍深知,父親早已把一生“綁定”在邊境線上,只有自己回來接班,他才會安心。

魏萍的想法得到丈夫的支持。2017年,她辭去老家的工作,回到熟悉的薩爾布拉克草原,接過父親手中的巡邊“接力棒”,成為新疆塔城軍分區額敏河邊防連的一名護邊員。魏德友拿出自己的“四件寶”:一個銹跡斑斑的老式軍用水壺、一臺收音機、一副用了30多年的望遠鏡和一支開裂的羊鞭,正式交到魏萍手上。“把這段邊境線守好,不要考慮個人得失,為黨和人民多作貢獻。”這是魏德友樸素的叮嚀。

為了接好父親的巡邊“接力棒”,魏萍拿出在軍營時的吃苦精神。草原環境惡劣,冬季狂風肆虐,積雪最深可達1米多;夏季蚊蟲猖獗,號稱“十個蚊子一盤菜”。20多公里的巡邊路,來回一趟要走4個多小時。“我第一次巡邊回來,腿和腳疼得不敢著地。”魏萍說,“但一想到這條路父親走了57年,這點苦又算什么?我一定會跟上父親的腳步。”

慢慢地,魏萍練就了一雙“鐵腳板”,在父親的指導和額敏河邊防連官兵的幫助下,學會了如何在草原上判斷方向及天氣情況,還能準確研判分析邊情,成為“邊防通”。

每天清晨,魏萍巡邊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和父母一起在家門口升國旗,然后迎著朝陽出門,伴著落日回家。“家住路盡頭,屋在國界旁,種地是站崗,放牧為巡邊”,成為魏萍的日常生活。

巡邊路時有險情發生。最讓魏萍難忘的是一年寒冬,她穿著厚重的大衣巡邊,一不小心跌進近2米深的雪坑,怎么也爬不上來。零下20攝氏度的低溫,讓魏萍身上的大衣表面迅速結起一層“鎧甲”。“那天,我的身體都凍僵了,幸虧額敏河邊防連官兵路過將我救起。”魏萍告訴筆者,“父親常說,邊防連官兵幫我們家修房子、運馬草、送藥品,沒有他們,自己也不可能守那么長時間……”

“我們的‘兵之初’都是從聽老魏叔的故事開始的。”和魏萍一起巡邏的額敏河邊防連官兵說,每當新兵下連,連隊都要組織大家去魏德友家,聽他講戍邊故事。連隊官兵幾乎都嘗過魏德友家里的苦井水,摸過他那個銹跡斑斑的軍用水壺。“老魏叔是我們連隊開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活教材’,一代代官兵在聆聽老魏叔的故事中更加堅定了戍邊信念。”連隊指導員李尚尚說。

“如今的邊境點位有監控覆蓋,不時還能看見邊防連官兵用無人機進行巡邊偵察。”魏萍接過話茬,現在家里水、電、暖都通了,無論嚴寒酷暑都有新鮮蔬菜吃,房前屋后還栽上了樹。“邊防的條件越來越好,我更應該履行好守邊護邊的職責,跑好父親交給我的這一棒。”

巡邊5年,每天風吹日曬,魏萍的皮膚變得黝黑粗糙;巡邊5年,魏萍學會了騎摩托車、開皮卡車;巡邊5年,魏萍熟知了邊境線上的每一條小路、每一處高坡;巡邊5年,魏萍更加敬佩父親的無私奉獻。

夕陽映照著小院,院子里那塊書寫著“堅守”的石碑染上金輝,魏萍和父親并肩的影子,拉得很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免费的色色视频软件